絮阳

经常一时兴起开大坑填坑之日遥遥无期

一颗糖

写糖无能 可能在我眼里他俩就是虐吧😂

佟莉:石头你别老吃糖了,陆琛说吃多了不好。
石头:那我受伤的时候咋办?
佟莉:过来,姐告诉你。
佟莉一个突击,亲了石头一下。
佟莉:这样行不?
石头:嘿嘿嘿,行行行。
石头一脸傻乐,挠了挠头。
石头:庄……庄羽刚才找我劈砖,我先过去。
说完石头迅速起身,扭头就跑。
佟莉:亲一下至于吗,大老爷们儿真没出息。

十分钟后
庄羽:莉姐莉姐不好了!石头非要拿砖砸自己,说受伤了才有好吃的!副队拦都拦不住,你快过去看看!
佟莉:……

我真没偷懒

最近太忙无法产粮( ー̀дー́ )
欠的粮会还的还的还的

我………………
这也太能补刀了吧TAT

并肩作战 狙击组篇

真的不会写bl😂😂😂
求轻拍
我真的尽力了

红海行动一年后
某个废墟
“顾顺、李懂,这准备撤退。我们过来的道路被敌人封死了,你们两个自己小心。”杨锐压着嗓子。
“是。”“是。”两个声音整齐的应答。
恐怖分子锁定了两个人的位置,二人尚未撤退,就听见了子弹在这栋建筑里响起的声音。李懂迅速找了一个隐蔽点。
“队长,我们被包围了。”
“先找地方隐蔽,我们绕道支援你们。”
李懂突然对顾顺做了噤声的手势。不远处恐怖分子踏着废墟的玻璃碎片一步一步逼近。
『我去引开他们,你狙击。』李懂迅速的找到了适合顾顺狙击的视角。
『不行,太危险。』顾顺拉住了李懂。
『别动,信我。』李懂对顾顺下了命令。
在顾顺李懂的配合下,恐怖分子被暂时的压制,杨锐到的也很及时。包围圈被撕开了一个口子,三个人安全的撤退了。

回到战舰上,蛟龙队被命令休整。
顾顺躺在床上嚼着口香糖,侧着撇了一眼李懂,头一歪有想出来点子逗李懂。“懂儿,哥之前真是看走眼了,你不适合当狙击手,你更适合当下一任蛟龙队队长。”
“我心里队长只有一个。”李懂头也不抬。
“别这么认真嘛,哥就是跟你开个玩笑,不过就你这次随机应变的能力,我真是觉得你不去争取一下主狙击手真的就可惜了。”
李懂手中的活停顿了一下“你只给我上了一课。”
顾顺显然没想到李懂会这么回答,怔了一下,回了回神“哈哈哈哈哈哈原来我们懂儿这拐弯说话的功夫真是厉害啊。不就是给你开小灶嘛,成,现在就去。”

两个月后
顾顺不知道从哪弄来了张申请表,一手拍到了李懂的桌上。“机会来了,嘿嘿嘿,说不定你还会遇到我的教官。如果有人夸你,记得跟他们说你是我徒弟。”
李懂看了看顾顺,到头只憋出了四个字“没大没小。”

后来李懂去了训练营,结业的时候教官对他的评价是李懂是他见过的唯一一个可以和罗星顾顺抗衡的狙击手。
李懂拿着结业证书,直奔医院。
顾顺躺在病床上,右臂被纱布包着。李懂没有敲门,直接推门进来。
“哟,来啦。”顾顺笑得没心没肺。
李懂没有理他,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他的手臂。
“没啥大事,手保住了,就是可能没以前那么灵光。”
李懂紧紧握住手里的结业证书。
“我毕业了,教官说我很像你。”
“那哥就放心了,蛟龙狙击手后继有人了。”
“顾顺!你忘了你那天怎么答应我的!”李懂忍着眼泪,语气中的无奈大于责怪。

李懂出发去训练营那天,顾顺说
到时候咱俩都是狙击手
其他人近距离作战的时候咱俩狠狠地压制敌人
我等你回来
“嘿,对不起啊懂儿,我以后可能只能在家里祝你们平安了。”顾顺笑着,用左手狠狠擦了一把眼泪。
“你是个好军人。”李懂知道顾顺是为了救人才受伤的。“也是个好搭档。你好好休息,这次我等你回来。我信你。”
“好,我会回去找你的。”
“不许再食言。”
“哥从来没有食言。”

一罐糖 机枪组

速成一篇
不是到为什么就是想写这个剧情
虽然我喜欢HE但这篇可能有点虐(溜了溜了)


佟莉感觉自己好像把什么事情忘掉了
打开衣柜,里面除了自己的军装就是一罐糖,还是那种用彩色纸包起来的糖,她记得自己不怎么爱吃糖,一是记得陆琛以前说吃多了会得糖尿病,二是自己觉得这是小孩才会吃的东西。
“刚好一会一队自发训练,拿过去给大家分了吧。”佟莉嘟囔了一句。
几个男兵从宿舍楼出来,迎面碰上了来找他们的佟莉。
“几位一起走呗。”佟莉挥了挥右胳膊,左手捧着一罐糖。
除了佟莉之外所有人看到那个罐子都是一怔,顾顺先回过神来。“莉姐,你抱的是什么呀?”
“奥,这个,我不知道从哪弄来了罐糖,今天才看见,想着拿过来跟大家一起分了。走,一会咱们休息的时候我给大家分。”
“先都去训练场吧。”杨锐眼神有些闪烁。
徐宏的眼睛一直看着佟莉,眼中的情绪太过复杂,他低头绕过佟莉去追杨锐。
李懂完全晃了神,他舔了舔嘴唇,似乎完全没有听见杨锐的命令。顾顺一把勾住李懂,轻佻地说道:“懂儿,愣什么神呢,没听见队长让咱们去训练场啊。”
李懂还是没有动,半晌喉咙里挤出一个含糊的答应。
“今儿个这几位爷都怎么了?”佟莉笑着看向顾顺问道。
“嗨,还能怎么了,不就是集体偷听队长给夏楠打电话被警告了呗。”
“真是可惜了,这么好的八卦我怎么不在场。”

据说大脑在收到剧烈刺激下会主动地封存一部分记忆,不受人为控制。

训练结束,几个人坐在一起聊天休息,佟莉把罐子打开给队员们分糖。佟莉利索的打开了糖纸,正准备吃,手上的动作却停了下来。其他几个人都拿在手里,谁也没有准备吃。“你们这是怎么了?不就队长给准女朋友打个电话嘛,至于搞得这么严肃么。队长,你不会这么小心眼儿吧。”杨锐动了动嘴角,正准备说话就被顾顺打断了。“诶莉姐,队长这不是头一回嘛,需要消化适应一下。我看着会他们都在陪队长,就先别让他们吃了。正好我爱吃糖,你要是不喜欢吃,就把那一罐子送我得了。”
“行,那就归你了。”佟莉把罐子递给顾顺,把自己刚剥开的那颗糖含在嘴里。
尝到甜味的那一刻,佟莉的眼泪就止不住的流。
“佟莉,佟莉,你怎么了?”杨锐迅速上前。
“我……我不知道,我就是……突然觉得心口堵得慌……我去趟洗手间。”佟莉跑着离开了训练场。
顾顺沉默着把罐子握在手里,其他人把手里的糖放了回去。杨锐低声叹了口气,徐宏和李懂都红了眼眶。

有时候大脑不记得的事情身体会记得,而且记得很清楚,很深刻。

佟莉把自己关在了洗手间里,眼泪还是止不住的流。
不对,那罐糖不是我的,顾顺也不爱吃糖。
那罐糖是另一个人给我的。
他很爱吃糖。
他说吃糖能……能干嘛来着
我记不起来了
这个人是谁

脑子里一个身影一纵而逝,想捕捉却什么也捕捉不到。

糖的甜味继续翻涌,竟然奇迹般的安抚了佟莉。

吃了糖好像没有那么难受了。


从那以后佟莉随身都带着糖,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吃糖化解情绪。

一年后
某次大型演习中佟莉伤了小腿,医疗兵迅速的包扎,在去医院的路上佟莉吃了随身带的糖。
甜味儿被晕开,佟莉头突然疼了起来。
“张天德”
黑暗中突然亮起了一个光电,一枚吊牌出现在了佟莉的脑海,吊牌上写着这个名字,它被放在叠的整齐的军装上。
“吃了糖就不疼了,所以我每次出任务都带着糖。”
“给你,吃颗糖。”
“疼……”

那个人的脸还是很不清晰,但是佟莉确信这是自己的回忆,原来自己忘了一个不能忘的人。
“张天德,我记住了,我会努力想起来你的。我一定会全部想起来的。”

被血染红的蓝色短信,沉重的机枪,低头偷笑的男人,记忆的碎片最终全都汇聚成了一张两个人的心形合影。









“石头!”佟莉在救护车上大喊了一声。

并肩作战 锐楠篇

原来徐宏是有官方cp的😂😂上一篇大家就当没有那个我给徐宏乱安的感情线
锐楠肝的我心累,只能靠一点点花絮得到满足,感觉不是很尽兴,只是希望以后线下能上映无删减版的啊TAT

——-------------------
佟莉哭过那一场之后就不在颓废,每天话很少,但也不至于像以前那样每天发呆,杨锐心头总能稍微轻松了一点。第二天一早,他打算去看看夏楠,离战舰归港还有两天。
夏楠的腿伤不算严重,到现在已经能自主行走。杨锐还是有些担心,见到夏楠自己走路准备出去,一路小跑过来搀扶。夏楠笑了笑,示意他自己没事,杨锐却不肯松手,夏楠看杨锐无奈的说:“既然这样,那就请杨队长陪我去看看晚霞,好些天没出去过了,闷得难受。”
夕阳映海,天边一片红霞。夏楠双手支在栏杆上,转头问道:“佟莉好些了吗?”杨锐点点头:“嗯,大哭了一场,好多了,但是还是很沉默,也不愿意和我们多交流。” 夏楠点点头,眼中闪过一丝情绪,她看向夕阳,说到:“她需要时间。”转过头又看向杨锐:“她需要另一段感情,去记住另一个人,从而淡忘现在的痛。她需要遇见一个人。”
“什么样的人?”
“或许是舍命相护,或许是性命相托,又或许是其他。”
“那你遇到了吗?”话一出口杨锐就后悔了,但是既然已经问了他还是决定直视夏楠的双眼等待答案。
夏楠微微一怔,没有想到他会如此直接,低下眼眸笑了一下,又抬起头直视杨锐的双眼。
“遇到了,他睿智英勇,在枪林弹雨中穿梭。我们一起出生入死,他舍命护我,给我无条件的信任,甚至为我改变了计划。对,我遇到了。”
夏楠在笑,杨锐也笑了。
夕阳在那一刻沉了下去,满天的星星取代了红霞。

徐宏回到宿舍,他都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景象,自己的队长盯着墙角发呆,一个人偷偷地笑,顾顺李懂也不敢上前,拿着马扎坐到离杨锐尽可能远的地方。据说他俩的情报说队长一回来整个人都在飘,一直对着墙角笑到现在。徐宏看见杨锐手里的一瞥蓝色,心下明白了不少。
第二天杨锐穿上了礼服准备去送夏楠。
“队长咱们去哪?”
“去送送夏楠。”
蛟龙队把夏楠送到了出舰口。
“你们不用送啦,谢谢你们,我很珍惜跟你们在一起的日子,希望以后还能再见。”说完夏楠拥抱了每一个人,准备挥手告别。“夏楠,内个,我们队长今天特别闲,他再送你一段。”徐宏在杨锐背后狠狠推了一把。夏楠看向杨锐:“你今天不用训练吗?”
杨锐一个趔趄,抬头看看夏楠,脸上渐红,但又露出笑容“对,我今天是挺闲的。”顾顺又挥挥手“夏记者,再见啦。我们四个还有事,先走了。”说完就拉着李懂佟莉往远走,佟莉冲夏楠笑了笑,徐宏挥了挥手“不好意思啊,舰长找我,我也先走一步。”说完就去追之前的三个人。 四个人一汇合就一路小跑,直奔甲板。甲板上不约而同的从怀中掏出望远镜。
“注意隐蔽,观察敌情。”徐宏找了一处隐蔽的地方弯下腰说到。望远镜的镜头看到两个人终于并肩走到了不得不分别的地方。

杨锐拿出了手链“谢谢你的幸运手链,还给你,真的很管用。”说着杨锐又将手往前伸了一些。夏楠看了看手链,又看了看杨锐,反手握住了杨锐的手,将手链推了回去。“不用还给我,我希望它能在我不在你身边陪着你,保护你。”
集合的哨声响起,杨锐看向夏楠。
“我得走了。”
“嗯,你一定要平平安安的再见到我。”夏楠认真的敬了个军礼。
杨锐利落地回敬“是,保证完成任务。”
说完杨锐又看了几秒夏楠,放下手转身飞奔回战舰。
甲板上四个人迅速装起了望远镜“你们说他们刚才说什么了?”顾顺首先八卦
“不知道。”李懂干巴巴地说。
“这个,你得问队长。”徐宏笑了笑。
“希望他们有个好结果。”佟莉转身又远远的看了一眼夏楠。


几天后,徐宏偷偷的翻了翻杨锐熬夜写的信,只有寥寥数语。
我一定会平安回来。
等我平安回来,你能不能做我唯一的领导?

并肩作战 机枪组篇

一共三篇 第一篇机枪组 第二排锐楠 第三篇顺懂
(其实我是个锐楠党,这篇本来也是锐楠但是觉得杨锐不可能不顾队员就去恋爱所以先写机枪组,这篇微铺垫锐楠)
电影里佟莉在石头牺牲后没有颓废而且去执行了下一样任务 个人觉得这是因为形式不允许她荒废,所以这篇就是接着蛟龙执行完任务安全回到军舰的背景下开始
渣文笔勿喷 不喜欢请点叉
喜欢副队这种类型所以我决定给他安一个扎心的情感线(不喜欢可跳过)
ooc致歉
没有校对 欢迎捉虫
------------------------------------------
完成了撤侨任务的军舰在海面上平稳的前行,舰长走进了安置侨民的船舱。一个扎着双马尾的小姑娘抱着自己的玩具,偷偷瞄向舰长。舰长看到了偷瞄他的小姑娘,眼神突然温和了许多,他对着床铺上的小姑娘,笑笑说道:“还有几天,你马上就能回家了。”
蛟龙队进入了休整期,失去了两名队员的一队并不完整也不放松。部队是一个大家,一队是一个小家,如今这个小家残缺不全。
“老张,你多注意队员们的心理状态,我知道你的心里也不好受,但是你是一队的顶梁柱,这个包袱还是要你背。这一战下来你们辛苦了。”
“是,舰长。我会尽力帮助每一个队员,也会尽快调整状态。”


佟莉把石头留下来的糖装到了一个玻璃瓶里,休整期间,她常常自己抱着罐头瓶到甲板上发呆。杨锐想过去劝她却不知道怎么开口,看着佟莉的背影他觉得自己无力。徐宏也踏上了甲板,夏常服的袖子挡不住左臂的绷带,一截绷带像是袖子的延伸,同海军军装一样洁白。
“队长,你也在这。”
“嗯,我来看看佟莉。”
“她这几天一直是这样,我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她把石头的糖和那张照片都装在了罐子里,每天都在发呆。”徐宏看向远处,轻叹了一口气。接着说道:“现在船舱基本都是军民同住,她连自己哭一场的地方都没有。而且她的船舱都是通讯的女兵,往常不跟咱们一起训练,也没什么太知心的朋友。”
“这事我去跟上级请示一下,得想个招让大家都宣泄一下情感。牺牲的是和我们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们,搁谁心里能好受啊。”
杨锐稍稍舒展眉头,转身准备去找上级请示,刚迈出一步又退了回来,看了看徐宏“其实石头现在最希望看到的就是佟莉能不这么伤心,有人能安慰她让她不要这么难受。我知道你其实早就选择什么都不说,但是至少这会儿你能做的比我们都多。”
徐宏一怔,眼底微微闪烁着诧异,他是个能隐忍的人,能做到将感情藏在最深最深的地方,甚至他自己有些时候都能忘记这份感情的存在,他诧异于杨锐的洞察力。
“其实我本来不知道,但是那次我拿错了军装,穿成了你的礼服,才看到了那张照片。”杨锐说完后转身就走。
照片是某一年元旦蛟龙突击队的大合影,联欢会之后大家在训练场上集体合照。佟莉的右边是石头,而左边是徐宏。这两个大男人居然都做了同一件幼稚的事。大合影被剪成了独立的照片,石头剪成了双人照,将它当做护身符一般随身携带,而徐宏剪成了单人照,从来不随身带着,将它藏在了最不常穿的冬季礼服里。徐宏在队里素有老妈子的外号,每一个队员的心理他都清清楚楚,石头和佟莉是心照不宣的一对,而自己的位置只能是一个旁观者,一个在必要时候才能出现守护人。
徐宏深吸了口气,慢慢的向佟莉身边走去。
————————————
舰长批了杨锐的申请
当天一队的所有队员住进了石头原来的宿舍,佟莉的宿舍暂时只让佟莉一个人住,其他的女兵搬到了女性侨民之中。在回到宿舍之前,杨锐去见了夏楠,夏楠的腿伤的不重,都是被擦破了皮,没有伤到骨头也没有伤到神经。“你抢打得不错,命也挺大。”夏楠微微笑了一下“不是我命大,是有人让我死不了。”
“咳,总之没事就好。那个,我从上级那出来顺便过来看看你,再过一周左右就能停泊到港口,你们报社有人来接你吗?”
“目前联系了一家医院,我的上司让我先去养伤,在医院里顺便整理资料,出篇特别报道。”
“那就好,你多休息,到时候我送你。”
“嗯。”夏楠点点头正准备跟杨锐道别,她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对了,佟莉现在还是很难受吧。”
“嗯,我们都不好过,更别说她了。”
“其实消除悲痛的最好方法不是时间和遗忘,我想石头的家人回来领他的东西的,可能跟石头的家人聊一聊或许对佟莉有好处。”
“谢谢,我回去跟上级请示一下。你安心养伤,有什么需要的随时来找我。”
——————————
那天晚上,杨锐和徐宏敲响了佟莉的舱门。长时间的寂静让他们不得不直接开门进去。佟莉还是甲板上的姿势,静静地坐在地上,盯着手里的透明罐头,里面还有不少糖。
杨锐和徐宏对视一眼,二人都蹲了下来。
“佟莉,队长和上级申请了一下,战舰靠岸后石头的家人会上舰来取他的……遗物,由你负责交接。”
佟莉眼睛里划过零星情绪,莫名的红了眼眶。她扶着床站了起来,敬了个礼“是,保证完成任务。”下一秒整个人就开始往后倒,杨锐和徐宏从两边分别扶住了她,玻璃罐头还是被她紧紧地握着,攥在手里。

黑暗中佟莉看见了那个她不能再熟悉的人,那个人转过来跟她笑。“石头,石头!”佟莉跑过去,双手握住他的双臂。“伤口怎么样,还疼吗?”
“没事儿,我把你给我的那块糖吃完了,早就不疼了。”他的衣服上干干净净,没有一丝的血渍。
“ 你他娘的吓死我了!”佟莉一拳打在石头胸口上,打完就伸手去擦脸上的眼泪。
“你还是我认识的搭档嘛,这么脆弱啊让我看笑话。”
佟莉又给了石头一拳,同时破涕为笑。
“行了别哭了啊,这不像我认识的你。我这次回来是为了跟你说我柜子里有个红色的盒子,里面是今年准备给你的生日礼物,过两天我妈我姐就要来拿我东西了,你记得把你的礼物提前收好。我等不到自己给你了,只能靠你去拿了。还有,我会一直在暗中保护你的,你要好好的活下去,你可别太想我,想我也行,别老哭,哭的样子可难看了。”石头又笑了,伸手替佟莉去擦眼泪。“其实我一直不好意思告诉你,就是,嘿嘿,你也懂,我一直觉得你挺好的。你也懂,嘿嘿。”石头的笑容更加明朗“我得走了,你要是特别想我的话就吃颗糖,我每次买的糖都是那一个味,悠着点吃,别吃腻了。”佟莉死死的拽住石头的衣角“你要去哪,你他么的不许走。”石头笑着,眼泪渐渐涌了上来。“回去吧,队长和副队还等着你呢,嗯,那个,我还是要说,我喜欢你,嘿嘿。”石头突然变得透明,佟莉再也抓不住。
“佟莉!”
“佟莉!”
两个熟悉的声音唤醒了佟莉,杨锐和徐宏站在她旁边,床角还挂着一瓶葡萄糖。佟莉挣扎着起身,要向外走,杨锐和徐宏拦都拦不住。佟莉出了舱门,转身就扎进了隔壁。“哪个是石头的柜子?”佟莉含着泪问道。 杨锐打开了石头的柜子,里面除了挂着的军装之外,只有一个红色的心形铁皮盒子,里面装满了巧克力。
佟莉抱起盒子低声的嘶吼。在执行截飞机任务的时候自己还能强迫自己专注于任务,如今,她再也不能控制自己的情感了。
“你这个傻子…………”佟莉抽噎着,每一个字都模糊。
一场痛哭
石头,我不能再为你哭了,我会常常想你,常常吃糖,但是我不能再哭了。我们都是蛟龙,我们还要一起战斗,我会当你每次都在和我分头执行任务,还在共同战斗,只是你的动作太快,我看不到你,但是我知道你和我在一起。
我也喜欢你
机枪搭档

绣春刀 平生愿得一快事2 主炼斋副沈裴

裴纶虽然有些饿,但到底还是素质过硬,睡饱了体力也就恢复了,没费太多功夫就追上了北斋。
“裴大人。”北斋嘴角微微上扬了一下,看向裴纶之后又向更远处看去。
“沈炼呢?”北斋顿了顿,到底是问出了一句,像是自己心里有了答案却还要狠下心来问上一遍。
裴纶一边抚上自己的衣襟,按了按怀中的无常簿,一边又露出了他最常见的笑容“嫂子放心,没死,晚点就过来跟我们汇合。”面上一套,心里一套,演技炉火纯青,这是在锦衣卫里练出来的本事,要骗一个小女子,还是容易得很。“我们先走,到了那再有个三五天他就回来了。”裴纶抽出腰间的烟杆和火折,望向北方的天。
“嗯,我知道,他一定会回来的。”
--------------------------------
北京 诏狱
沈炼入了诏狱便做好了生不如死的准备。前两天东厂还有几位细嗓子的番子来“问候”,后来倒是越发清闲。守卫的狱卒从来都是一言不发,也无从由他们的嘴里探出外面的一丝消息。
“生在这世道,活法没得选,死法竟也没得选。”沈炼闭目想到。“不知他们怎么样了,可惜,如今沈炼是什么也做不了了。”
“咔嚓”一声开锁的脆声,沈炼抬眼,叠好的飞鱼服正正地落在托盘上。“沈大人,委屈您先做个总旗,这边您先洗洗,换身衣服,一会儿烦请您跟我走一趟。”后面的小厮接连挑来了木桶,搬来了屏风。
“信王殿下,如今应该是皇上了。”
水汽氤氲,掩住了沈炼。

绣春刀 平生愿得一快事 主炼斋副沈裴

没想好到底主写炼斋还是沈裴(或许三个人浪迹天涯也不错?!)因为没写过同性所以目前想法是主炼斋,有沈裴
或许未来会有all

有ooc不喜勿入
-----------————————

裴纶醒来的时候发现被自己砍死的人都已经凉透了。
嘴边烟杆也凉透了,本来想抽口烟强行让自己精神起来,结果到底还是体力透支昏睡过去了。之后便没嘬住这金属杆子,导致烟斗整个朝下,烟叶和人血一起干在了地上。不过还好,烟杆没坏,烟袋也没丢,至少还能有顿抽的,这是裴纶下意识想到的。
裴纶敲了敲烟杆,准备收到腰带里,眼神四处晃了晃,手上的动作却是一顿。他发现自己是这里唯一的活人。用脚踹开盖在自己身上的尸首,撑着石头站了起来,多年在锦衣卫里养成眼视如鹰的功夫他断然没有废掉,迅速地扫视便可将周遭观察细致。这里没有沈炼,这是他得出的第一个结论。
抬头看看天,这时辰似乎比那时开始打斗还要早。“看来我是在死人堆里睡了个好觉。”这是他得出的第二个结论。通向回去的路上有长长的拖拽痕迹和我一大串新鲜的整齐的脚印,其中也掺杂着几滴血液。“他妈的沈炼居然被抓走了!”这句裴纶倒是骂出了声,道路旁的小麻雀被他吓得扑棱扑棱翅膀飞进了深处。裴纶抄起武器就准备往回走,突然觉得怀中多了点什么。伸手一摸,质感再熟悉不过,无常簿。仔细一看上面只写了一个字“沈”。“呵,还挺聪明。”裴纶突然笑了一下。
裴纶迅速翻开,发现最后一页的字是用血写的。“裴兄:如果你能活下来,替我安置她。若我能活过这修罗场,我一定会去找你们。我不在的时候,烦请裴兄替我多照顾她,让她好好活下去。你我身份皆特殊,无论此次结局如何这辈子怕是平静不了,还望裴兄珍重。沈炼”裴纶将册子重新入怀,回头望向断桥,半晌,突然坏笑了一下“来见我的时候记得带上荣月斋的点心,要豆沙馅的。”裴纶对着断桥说到

幸好你还在4 【明宝】 终章

这次算是幸好你还在的终篇了,感谢小天使们的陪伴,以后应该会出些小段子,欢迎小伙伴们品尝幸好你还在1、2、3、4
最后来一起期待原班人马的法医秦明二吧

---------------------------------------------------
这天晚上,大宝和老秦一起做的饭,可能是雷雨天的缘故,老秦还是或多或少有些不在状态。
神助攻林涛同桌贴心的给大宝发了条微信,首先详细的说明了小时候的秦明在这样的天气里亲眼看见了父亲坠楼,而现在的秦明又经历了在雷雨天差点失去大宝,最后直接甩给大宝一句“我们老秦雨天很容易做噩梦,你给她打个电话好言安慰安慰呗。”
当然,他不知道秦明正在大宝家的沙发上。
大宝这个小区,恰巧在两人吃完饭之后停了水,断了电。为了应急而点燃的蜡烛,在空中摇曳。
林涛说的没错,秦明关节发白,精神高度紧张,手中的咖啡喝掉了一杯又一杯,即使大宝家的咖啡都是速溶的,秦明此刻也毫不在乎。大宝看完林涛发的微信,突然回想起来自己安慰小孩时秦明看她的眼神。大宝放下手机,坐到了老秦身边。
雷声合着闪电,此起彼伏。
大宝慢慢抽出秦明手中的杯子,放到了茶几上,秦明有些诧异,他看向大宝。手指还保持着拿杯子时的半圆形,大宝将自己的手放了进去,另一只手搭上了秦明的肩。
“老秦,别怕,我在这呢。”秦明的手很冷,这让他握大宝手时不太灵活。黑暗中看向大宝,她的双眼绽放着秦明一直以来在追逐的光,宁静而美丽。秦明将握住的手向自己身后拽去,另一只手环上了大宝的腰,大宝便扑倒了秦明怀里。
“摸摸毛,吓不着。不怕不怕。”大宝冷不丁蹦出这么一句话,轻拍秦明的后背。
“嗯。”在黑暗之中的秦明听到这句话后扬了扬嘴角。
“今晚别走了,就在我家睡吧。以后下雨的天气,我都会陪你。”
“嗯。”
“做噩梦了就叫我,别自己一个人扛着。”
“嗯。”秦明往大宝的肩上蹭了蹭。
“大宝”
“嗯,怎么了?”
“谢谢。”
大宝在秦明的肩上绽放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谁让我是你女朋友呢。”


幸好你还在,还在我身边。秦明又一次的在心里这样想。